130.第129章 128:乖姐姐要生一個足球隊【求

130.第129章 128:乖姐姐要生一個足球隊【求

第129章128:乖姐姐要生一個足球隊【求訂閱!】

「傳言中,夏冷白是被李旭趁人之危強娶過門。」

周芙蓉嘀咕解釋:「可皇兄你也看到了,剛才夏冷白對待李旭的模樣,完全沒有半點受到強迫的影子,倒像是和李旭真心相愛……」

她沒把話說明完整,她以前之所以認定李旭是淫賊色胚,很大一部原因就是緣於李旭當初擄走夏冷白侵害。

但剛才親眼目睹完李旭對夏冷白呵護至極的寵愛姿態,她便又不免產生動搖,懷疑自己曾經聽到的傳言究竟真不真實了。

周靈雨自然也有聽說過相國府一蟲的惡劣名聲,聞言若有所思。

其實,周靈雨從前挺為李旭感到慶幸的。

慶幸對方是個只會沉迷享樂的紈絝。

「父皇連續閉關十幾年,早就壓制不住李公。」

「毫不客氣的說,如今整個朝堂上下,幾乎全是相國府的班底,這種情況下,李旭僅需展露出李天愛的十分之一資質……將來等父皇歸天之後,大衍還會姓周么?」

想到這,周靈雨心頭一重,覺得李旭曾經劣跡斑斑的惡臭名聲,全是在藏拙偽裝。

如果不是藏拙的話,他豈會在最近如此短暫的時間裏,從原先人人嗤之以鼻的相國府一蟲,直接搖身變成翩翩公子?

甚至都能擁有救助母后的實力……

「藏拙藏的真好,幾乎把所有人欺瞞過去了。」

「偽裝這麼深,是想成為我將來登基的最大絆腳石么。」

周靈雨望向相國府大門的眼眸,閃過一縷鋒銳精光,對周芙蓉平靜道:

「皇妹,不久后就是你的生辰,屆時別忘記邀請李師弟。」

周芙蓉略作猶豫。

如果李旭還是她心目中淫賊色胚的形象,她當然不可能邀請對方參加自己的生辰宴席,可現在她已然隱約意識到,自己似乎確實跟對方存在誤解。

更何況,單是看在李旭今天救助母后的份上,自己於情於理都要對他聊表感激。

「好的。」周芙蓉點頭答應。

……

……

「怎麼還在哭,我不是都安全回來了嗎?」

李旭摟着夏冷白一路安慰到九日閣,卻把乖姐姐哄的越來越抽嗒嗒,耐性不禁被消磨殆盡,板起臉色。

「現在沒有外人,再沒完沒了哭唧唧,我就不和你好好說話了。」

「嗚嗚嗚……夫君對不起,那晚都怪我——唔~」

李旭說了不和她好好說話,那就是言出必踐,直接低頭霸道洶洶親在夏冷白嬌嫩的粉唇上,以物理方式強行堵住她的哽咽。

「滋滋滋嘖嘬。」

「夫君,嗯……」

事實證明,接吻是夫妻之間最有效的溝通方式,一勾便通,遠勝過其它所有千言萬語。

只幾口深吻下去,夏冷白淚眼朦朧的桃花眼就迅速轉變嫵媚迷離,閉月羞花的純欲姿容也緊跟着浮現起酥美。

「還哭嗎?」

李旭鬆開香膩誘人的檀口,鼻尖零距離懟貼夏冷白的鼻尖,小喘問她。

夏冷白一抽一嗒吸了吸鼻子,紅著臉囁嚅搖頭。

「不、不哭了……」

「還覺得對不起我么?」

「嗯嗯……」

「好,那罰伱給我寫一百遍對不起。」

夏冷白美瞳一顫,和李旭成婚這麼久,當然清楚他口中的寫字是什麼意思。

一百遍寫下來,小嘴都要麻的不是自己的了……

短暫的羞澀過後,夏冷白又用甜嫩鼻音「嗯」一聲,櫻唇張啟,踮高腳尖動情親上李旭。

這就是夏冷白和李天愛最大的區別。

李天愛太高貴驕傲了,李旭每次親近她的時候總是冷著一張臉,必須半推半就強摁着她軟磨硬泡,想指望她像冷兒這樣乖巧,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滋滋滋滋。」

被程酥酥擄走那麼久,除了養姐以外,李旭其次想念的人無疑當屬乖姐姐,「對不起」連一遍都沒寫完,他就迫不及待攬著夏冷白的小蠻腰壓低身子,手臂穿過她溫熱熱的膝蓋窩,將其以公主抱的姿勢橫抱入懷中,大步流星前往二樓主卧。

「冷兒,我這次因禍得福,得到一門非常適合你修鍊的功法,你想不想學?」

軟綿綿的床榻上,李旭俯視面前姿容緋燙的乖姐姐,柔情蜜意詢問。

夏冷白此時已經寫字把自己寫到滿臉意亂情迷了,俏美的下巴尖兒點了點,又搖了搖。

「想學,但現在不想……」

說着,她嫵媚如絲的桃花眼瞟向李旭腰間,主動伸手幫他解除腰帶。

李旭:「……」

好好好!

果然很想念我了啊,只不過——

李旭有些哭笑不得,低頭在她鼻尖上親一口:「我還是先把驚天魅地訣傳給你吧。」

「你現在有孕在身,不能再亂來了,乖。」

夏冷白抿抿嘴,美眸飄忽游移:「沒關係呀……」

「我問過別人了,剛懷孕的幾個月不受影響,只要掌握好分寸就沒事……」

李旭:「??」

「不是,這種事你怎麼好意思問別人?」

要問也得是我去問啊!

李旭着實想像不到,大家閨秀出身並且臉皮奇薄無比的乖姐姐,這種羞人的話題她是怎麼向別人問出口?

「我問的是府里有經驗的丫鬟,今天剛問的……」

夏冷白頓時被李旭吃驚的反應惹害臊了,纖嫩美手仍繼續在他腰間摸索寬衣解帶,支支吾吾解釋:

「你入宮為娘娘療傷期間,爹就派人告訴我你被找回來了,叫我放寬心。」

……原來如此,難怪你會提前在相國府等我,我剛才還以為是巧合。

李旭恍然大悟。

「被賊人擄走這麼多天,夫君肯定吃了好多苦頭,我心疼難過……」

夏冷白一邊繼續解釋著,一邊愛戀與心疼並存親吻李旭臉龐,想把自己所有的溫情撫慰統統獻給他。

李旭:「……」

他捫心自問,過去的十天來,他其實並沒有吃多少苦頭。

倒是褲頭脫了不少。

主要經歷好幾次生死危機,在鬼門關前反覆橫跳,被驚嚇刺激的不輕。

「剛懷孕的幾個月,真的沒事嗎?」

李旭抱着夏冷白半坐起身,讓她光溜溜粉嫩的美背倚靠床頭,好不至於無處着力受累。

哪怕算上前世,李旭兩世為人也是頭一回當準爹,完全沒有這方面的相關經驗。

「真的沒事……」

夏冷白螓首搖的像撥浪鼓一樣,羞答答吞吐道:

「我問過好幾個丫鬟了……夫君不要動,我來掌握分寸服侍你~」

李旭真就一動不動了,低下頭,細緻入微觀察乖姐姐是如何掌握分寸。

……

……

半個月後。

李旭深刻理解了什麼叫溫柔鄉既英雄冢。

在夏冷白的溫柔鄉里泡半個月下來,李旭只顧著傳授驚天魅地訣供她雙修採補了,助乖姐姐從九品一舉突破到八品築基境。

他自己則還是停留在六品後期,僅堪堪觸摸到圓滿的瓶頸。

沒辦法,境界越往越後面突破難度越大,此外,驚天魅地訣雖然是雙修功法裏面的天花板,但李旭和夏冷白修為差距過多,他為夏冷白供應的元陽增益十分顯著,但夏冷白為他供應的元陰增益卻微乎其微,正如當初在飛舟上李天愛幫他雙修那樣。

「夫君,我買的東西會不會太多了?」

人來人往的鬧市街頭上,夏冷白身穿粉媚長裙,一幅端莊優美的人妻裝扮,在李旭攙扶下坐上馬車,姿容略帶不好意思看着面前堆成小山一般的綢緞雜物。

「不多,有備無患。」

李旭嘴角弧度盡顯輕快笑道,繼夏冷白之後登上馬車,把她抱到自己大腿上落坐,伸手撫摸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之餘,釋放靈力感應其中生命孕育的波動。

半個月過去,乖姐姐的小腹已經開始初步隆起,身材逐漸變化的珠圓玉潤愈發可愛迷人,以致於李旭今天不得不帶她出門買新衣服。

其實,這種採購東西的雜活,相國府里多的是下人可以使喚,但李旭考慮到和夏冷白成婚這麼久,還從來沒像樣的帶她出過門,便挑了個天氣晴朗的好日子親自出動。

值得一提的是,李旭這次出門動靜不小,有過上回被程酥酥擄走的經歷,李淳風顯然真正開始重視他的安危,將相國府里供養的客卿全部派去保護李旭,甚至連達到一品修為的孫伯,都隱藏在暗中充當貼身保鏢。

花費這麼大陣仗之下,今天這個門出的確實讓夏冷白很盡興,李旭原本只想給她買兩絹綢緞做孕期衣裙,可夏冷白母愛泛濫起來,不僅給她肚子裏的孩子多買了綢緞,還買下一大堆李旭連名字都叫不上的嬰幼兒用品以及玩具。

我小時候哪有這麼多玩具?只有李天愛給我玩……

聯想到仍遠在北境征戰沙場的御姐,李旭沉吟道:「就算買多了也沒事,以後或許會有別的小孩能用上。」

「別的小孩?」

夏冷白一怔,以為李旭是想將來跟自己再多生幾胎,姿容霎時甜蜜酥美不已,羞答答同意:

「嗯……等生完這胎,我再接着給夫君生。」

「……」

李旭被逗的一樂:「冷兒是想生一個足球隊嗎。」

夏冷白詫異:「足球隊是什麼?」

「足球隊就是——」

李旭話音戛然而止,眼角餘光不經意間,突然瞥見遠處街道上有抹熟悉的身影匆匆走過。

「花姑娘?」

「什麼?」

夏冷白又一怔,迷惑道:「足球隊就是花姑娘?」

「不是……我剛才好像看到在百花谷救了我一命的花幼薇花姑娘了。」李旭解釋說着,眉頭下意識皺起。

看剛才那道人影行色匆匆的模樣,花幼薇似乎也發現了自己,並且在刻意躲避。

「花幼薇姑娘么。」

夏冷白當即恍然。

李旭泡在她溫柔鄉里的這半個月來,除了供她雙修採補以外,還講述了很多遍讓程酥酥擄走後的遭遇,其中,夏冷白對他重點提及的花幼薇印象深刻。

「跟花姑娘分別之前,夫君不是邀請她日後來帝京城報答她么。」

夏冷白分析道:「她這次會不會就是專程來找夫君?」

李旭面露猶豫之色,遲疑道:「那我們跟上去看看?」

「嗯!」

夏冷白小雞啄米般點頭附和:「她如果真的是花姑娘,對夫君有救命之恩,我們肯定要好好報答她!」

李旭想了想,回憶一番剛才驚鴻一瞥瞄見的身影,自認為自己應該不至於認錯人。

正欲吩咐外面的護衛驅車追上前時——

「轟!」

「轟轟轟!!」

四道驚天巨響募然炸放,將周圍路人震的連連失聲尖叫。

李旭扭過頭,見不遠處有四道漆黑光幕衝天而起,正好將自己所在的區域封困在中心。

「不好!」

「有敵襲!」

「保護好公子和夫人!」

馬車附近的護衛瞬間大驚失色,連忙拔出各自的法器兵刃,將馬車團團簇擁包圍。

……那四道漆黑光幕是針對我的?

李旭本就因為花幼薇而皺起的眉頭,登時更加緊皺,目光遙望空中衝天綻放的光幕結界。

當初在長樂宮被程酥酥襲殺的那晚,程酥酥也是用類似的光幕結界,暫時將他和駱美玉封困其中,此刻的四道漆黑光幕又會是出自誰的手筆??

「不是!」

「回到帝京城的半個月,我一直都在相國府幫冷兒雙修,沒招惹得罪哪個吊毛啊!」

「況且,我今天也是臨時起意才帶冷兒出門而已,這都能伏殺的到我?!」

李旭倒不至於害怕,只是感覺不可思議。

能在自己臨時出門的前提下實施精準截殺,對方肯定長期監控自己的行蹤,李旭一時間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自己究竟跟誰有如此深仇大恨。

「雖然老登為了防備程酥酥,派了孫伯以及一眾客卿保護我,但我很清楚,程酥酥絕對不會再伏殺我了。」

「既然如此,唯一對我有伏殺動機,而且有這個能力的人,就只剩下——衍帝!」

……

「憑淳風和天愛如今權傾朝野的地位,除了龍椅之外,朕真心不知道還能賞賜你什麼了。」

……

李旭腦海里剛浮現半個月前衍帝說過的話,旁邊街道兩側的房屋就轟然爆碎,數百名黑衣蒙面人從煙塵中掠殺飛出。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是反派,掠奪天命女主氣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是反派,掠奪天命女主氣運
上一章下一章

130.第129章 128:乖姐姐要生一個足球隊【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