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謀划的大一些

第96章 謀划的大一些

一萬塊錢?

看着眼前的鈔票,范新游有點不知所措,這是給自己的,還是給酒吧的?

猶豫來猶豫去,他小心翼翼地把錢收好。

在完成曹爽的要求之前,絕對不能碰他的任何東西,錢更是如此。

深呼吸,在酒精的作用下,范新游頭暈目眩得厲害,想站卻站不起來。

後來還是酒吧的服務人員進來送酒,才發現躺在地上伶仃大醉的他。

「先生,先生。」

這種事在酒吧里屢見不鮮,服務員處理的方式很得當。

確認自己叫不醒他之後,便叫來其他幾個工作人員,將范新游暫時抬到了後面的休息室醒酒,並且還給他灌了一瓶有利於酒精分解的轉氨酶。

一瓶,二十毫升,一千八!

當然這點小錢在范新游眼中不算什麼。

「拿着。」

隨手范新游就丟出五千塊錢砸在服務生的手裏,小夥子高興壞了:「謝謝老闆!」

「謝謝老闆!」

「不着急。」

范新游雖然醒酒了,但這會腦子還是暈得厲害:「幫我出去找家酒店,安排一個房間。」

「另外,弄一點能叫人興奮的東西。」

話說這又是三千塊丟過去。

服務生急忙點頭,不到十幾分鐘就都安排妥了,並且親自將范新游送到房間里。

「老闆,您好好休息!」

范新游沒搭理他,關上房門腦子裏面想的全是礦上的事,酒精、疲憊,讓他渾身都不舒服,想着到床上去躺一會,然而卻發現那被子好像被人用過。

「草!」

「什麼玩意。」

范新游嫌棄地啐了一口,剛想打電話給前台,竟然從被子裏面鑽出一個兔女郎來,正媚眼如絲地看着他。

雖然女孩的眼睛不大,卻很勾人,身材嗎,算不上曼妙,只是掛在胸前兩個奶球,卻很晃眼。

「老闆,您來了。」

手臂輕輕舒展,兔女郎在被窩裏面呼之欲出。

平時看到這樣的女人范新游肯定是烈火焚燒,小肚子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似的難受,可不過今天,他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甚至,厭惡!

「誰特么讓你在這的?」

「滾!」

兔女郎愣了一下,滿是不解的回憶著剛才接到的電話,時間地點,以及眼前醉酒的這個傢伙,也沒錯。

那他這是怎麼了?

深深的疑惑,讓女孩子不太敢吭聲,做這一行的整天面對這些狗男人,尤其是喝醉酒的,有時候一句話說得不好聽,挨頓揍還算輕巧。

光是她們幾個小姐妹里,就有被人直接毀容的。

女孩子一下謹慎起來,小心翼翼從床上爬起來站在窗戶旁邊,這裏是二樓,果真有危險的話,她還能從這跳出去。

「老闆是我讓您不高興了嗎?」

「您去千萬別生氣。」

「滾!」

范新游懶得理她,指著大門:「現在、立刻,馬上!」

「哎!」

女孩點點頭,急忙從沙發上抓起自己的衣服,顧不得穿就跑了出去。

出門之後,她才長出了口氣。

回頭看看房間的大門,不屑一聲冷笑。

「什麼東西!長得那麼丑!」

「反正錢已經收了,老娘怎麼樣也不算虧。」

房間中的范新游當然不知道這些,但是躺在那還帶有廉價香水氣味的床上,他倒是有點後悔了。

剛才,是不是應該讓她留下就好了。

……

曹家產業下,一處咖啡館中。

滿是咖啡香味的優雅環境中,幾桌客人正閑散地談論著等一下的去向,就在這條街後面正是當地有名的紅燈廣場。

無論男人還是女人,都能在這找到自己的「夥伴」。

倒不是當地有多麼藏污納垢,現在的年輕人們,大多比較開放,也比較空虛,深夜時分誰不想有一個合意的枕邊人呢?

反正明早一睜開眼,你還是你,我還是我。

大家都是為了舒緩壓力,玩玩而已。

當然,如果想把咖啡館就當作釋放的場所,也不是不行。

坐在最後面的經理辦公室內,剛剛享受過一杯純正阿拉比卡的曹爽才提上褲子。

而在他面前的,是眼中有淚,裙子上帶血的女孩。

「滾出去吧。」

兩沓鈔票丟在桌上,女孩子們的眼裏也瞬間有了光,沒有感謝的話,她各自拿起錢便逃走了。

「大哥,您看我說的吧,時不時弄點小丫頭玩玩,感覺可不一樣啊。」

一個獨眼的年輕人,正歪著頭坐在辦公桌對面的沙發上,「您現在心裏的火氣消了點嗎?」

「還好吧。」

曹爽點了一根雪茄叼在嘴上:「興旺煤礦那個姓范的,真夠混蛋。拉下一個常務副鎮長,竟然只想用一場礦難,多可笑。」

「他是個廢物。」

獨眼年輕人肯定的說:「大哥要想在這上面做文章,必須要讓整個興旺煤礦都報廢一段時間才行。」

「過來找你,就是說這件事。」曹爽眼中,出現了稍有的欣賞:「老刀你是當初最早一批跟着我的。」

「最早的時候,我承諾給你開一間咖啡館,並且只會再騷擾你一次。」

「我明白。」老刀笑得很悠然:「但我也說過,不管在什麼時候,您都是我大哥。」

「行了。」

曹爽要聽的不是這些;「電話里你不說已經有辦法了嗎。」

「對。」

老刀點點頭作為曹爽曾經最看重的小弟,他的確和那些只會掄片刀的莽夫不一樣。

「這件事可以找張邦昌,他是興旺煤礦的副礦長,和范新游關係不好。」

「這個人膽子大,裝得憨,很早之前就找過我希望能拿到煤礦。」

「繼續說。」

咂了一口雪茄,曹爽覺得有點意思了。

「我想可以這樣,礦難是一定要有的,不過受害者不能只是幾個工人,范新游必須死。」

「因為礦場暫時不能營業,依靠礦上吃飯的殘疾工人,迫於生活壓力,沒辦法去找范新游交涉。」

「范新游全解,但迫於常務副鎮長對於這件上的態度強硬,范新游不敢得罪他,只好把所有責任都攬到自己身上。」

「這樣範新游就成了維護領導的角色。」

「以他的人性主動站出來維護一個領導,可想而知,一定是遭受了威脅,之後礦上正常關門,後來張邦昌發現有工人私自進行開採,報告范新游后,他去查看情況,與工人之間發生摩擦。」

「最後在爭吵中,導致工人引爆雷管。」

「如果他死在現場,也要把他的屍體帶出去,范新游的死,必須在礦難發生之後。」

「這樣就足夠了。」

老刀說着,那隻獨眼中能看到的只有詭詐:「大哥,既然錢宸有背景,要拉下他,就必須和人命扯上關係。」

「沒用。」曹爽提起了之前上訪的那件事。

老刀搖搖頭:「這不一樣,那一次太小兒科了,現在我們要做大。」

「要塑造的是一個由白轉黑的形象,等到這些事情爆出之後,再讓張邦昌成為礦主。」

「他是第一個和錢宸有過接觸的人,到時候相關單位把這些線索聯繫在一起,就算沒證據,他們也不會繼續任由錢宸留在現在的崗位上。」

「可我是要他死!」

曹爽眼睛裏面都瞪出血來,一想到之前的失敗,還有溫莉那個騷貨的樣子,曹爽得心就像是刀割。

「大哥。」

老刀搖搖頭看來這些年他的性格還是沒變,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只要錢宸離開黃林,那之後他在發生什麼,和你還有關係嗎?」

「他平步青雲也好,一落千丈也行,都不重要。」

「只要他離開黃林!」

「明白嗎?」

……

鎮政府辦公室里,錢宸剛剛才處理過下面送上來的文件,因為有了高黎離的到訪,關於這一次安全整改的整體力度上,再一次攀升到全新的高度。

沒有任何文件,也不需要領導聲明。

凡是在鎮委、鎮政府中履職的工作人員,誰還能不賣力。

之前積壓在下屬辦公室手中的文件、訴求件不到一天功夫就被全部處理完成。

現在錢宸要做的,就是在這些老百姓已經認可的回件上簽字。

「小宸宸,這已經是今天的第三批了!」

從辦公室外面走來,捧著一大堆文件的張琳有氣無力的說道。

「辛苦。」

錢宸也沒想過自己要在一天之內,簽這麼多遍名字。

「那還不是自己要求的?」

提起這個,張琳也不知道說點什麼好,錢宸竟然要求所有百姓的回件,最後都要由他親自一一簽字才能封存入檔,製作簡報。

「咱們黃林雖然人不多,可你這一次的行動涉及那麼廣泛。」

「你就不怕給自己弄成滑膜炎?」

說着,張琳鼓著腮幫,掏出一瓶藥膏丟給他。

「記得在自己沒事的時候抹一抹,別到時候我們小宸宸的手,關鍵時候不好用了。」

這話說的。

錢宸都快要讓自己臉紅了:「你腦子裏面就不能想想別的?」

「除了你,我什麼都不想。」

張琳說着更是一下子繞到了錢宸身旁,大有一副要坐在他腿上的架勢。

「你別亂來啊!」

錢宸急忙往後讓了讓:「你要總是這一招的話,就沒意思了!」

「真的沒意思!」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官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官梯
上一章下一章

第96章 謀划的大一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