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態度蹊蹺

第114章 態度蹊蹺

衛清晏站在暗室門口,將太后的話聽得清清楚楚,拳頭緊攥。

這次和時煜一同去永州,她才知道,時煜如今的勢力,比她想像的更大。

大魏各處有他的葯庄和醫館,手上能人眾多,有他網羅來的,有得了他恩惠主動投奔的。

先帝給的十萬軍雖被皇帝收走,但他為自保,又私下訓練了一支五萬人的軍隊。

有這些,再加上時煜的頭腦,想要脫離皇帝和太后的掌控回封地,並不是難事,可他卻留在了京城,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她。

他在京城等她回來,並做她堅實的後盾。

可現下,她的後盾卻被太后威脅,衛清晏覺得自己剛剛兩下真是打輕了。

時煜似是不想她擔心,出聲道,「府中不安全,母后及時回宮吧,想要拿兒子的命,母后先得自己活着才是。」

「哀家定會活得長長久久。」太后氣哼著轉過身,一甩手中帕子,「哀家奉勸你,安分些,別再惹事,否則,別怪哀家不顧念母子之情。」

時煜唇角溢出一抹嘲諷。

自從三年前他從北陵回京后,太后就沒再給過他一個好臉色,哪裏還顧念過什麼母子之情。

起初,他心生希冀,哪怕母後知道他不是她的孩子,哪怕母后因他對小晏生出那種心思而失望。

他還是盼著能繼續做她的孩子,為此,他在慈寧宮跪了兩天兩夜,換來的卻是他跪暈后,下在他身上的裂骨毒。

在痛得死去活來時,他便明白了,母后這是徹底不要他這個兒子了。

太后沒聽到時煜的回話,轉過頭,見人閉上眼,一副趕人的神情,怒氣又上來,最後沉着臉對身邊嬤嬤吩咐道,「回宮。」

容王府里潛入刺客的消息,在驚蟄報官時,就傳進了宮。

皇帝忙派人出宮接太后,太子也得到消息,親自領了這差事,帶着人前來,與太后一行人在容王府門口相遇。

太子見到太后,忙問道,「皇祖母可還好?」

太后被時煜氣得不願多說,只點了點頭。

太子見她神色不愉,蹙眉道,「容王叔究竟是怎樣治理的府上,連皇祖母您的安危都護不住,還是他心裏根本就沒有皇祖母……」

「你皇叔此次犯病,太子可有來探望?」太后冷沉的聲音打斷了太子的話。

太子一噎。

不等他說話,太后又道,「既是來接哀家的,便速速回宮,哀家乏了。」

「是,孫兒扶您。」太子垂首攙著太后往馬車上去,眼裏有絲憤憤,亦有一份擔憂。

他總覺得皇祖母對容王,不似表面那般冷淡,剛剛皇祖母分明是在維護容王。

母后已經不在了,若是皇祖母的心也偏向容王,那謝家……

太子眼裏多了一抹狠厲,自小他就看着容王各種受寵,明明他比他小四歲,又是皇長孫,可先帝時常會將八、九歲的容王抱在膝蓋,卻不曾抱一抱他。

明明他每日刻苦學習,容王成日胡鬧瞎玩,可先帝誇得最多的依舊是容王。

皇祖母口口聲聲說偏愛長孫,卻處處護著自己的小兒子。

他做夢都盼著那個時刻壓他一頭的人,跌落神壇,終於等到了那一日,他依舊不能拿他如何。

或許今晚是個好機會。

府門口太子和太后的話,很快被暗衛一字不錯地回稟給了時煜。

衛清晏氣憤剛剛太后對時煜的態度,但她領兵多年,習慣了拋開偏見,客觀思慮問題。

聽了暗衛的話,她狐疑道,「時煜,我覺得太后對你的態度,有些蹊蹺。」

太后高高在上,怕是活了一輩子都沒被人掌摑過,可她卻沒急着讓護衛殺了自己為她報仇,而是記掛着時煜。

若說一次這樣的反常,是她察覺錯誤。

可剛剛府門口,太子想要時煜扣上無能不孝的帽子,太后反唇一句,就給了太子一個不敬尊長的名頭。

這分明就是護著時煜。

時煜對太后不再抱有期望后,與太後接觸不多,每次見面不是被訓斥,就是被下毒被鞭打,他再無心去多想太后的事。

今日衛清晏提出來,他細細琢磨,確實如衛清晏所言,有問題。

可他也不會因着太后今日的這兩個反常,就忘了這三年,她對他的惡劣。

「我命人留意一下慈寧宮。」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擔心太后又要做出什麼,如今,他不是一個人。

衛清晏知道時煜對不在意的人,向來不願多費心思,太后已將他們多年的母子情折騰沒了。

話題便也及時終止,換回到太子身上,「他今晚巴巴跑來,挑拔不成,只怕不會善罷甘休吧。」

莫要讓太子壞了他們今晚的計劃才是。

提及太子,時煜面容冷肅,「大概想着趁亂入府刺殺,敗了,可賴到先前的刺客頭上,讓人以為是刺客殺了回馬槍。」

這些年,太子沒少派人刺殺他,回回都是些上不得枱面的伎倆。

「他打小就喜歡處處與你比較,今晚我們就成全他,送他個功勞如何?」衛清晏笑得有些壞。

時煜看她這樣,瞬間瞭然她要做什麼。

半個時辰后,冬藏拽著大夫景陽的袖子,「景大夫,請你務必要將我家王爺救醒。

驚蟄今晚追刺客,誤入了城外的一處莊子,發現了驚天大案,若我家王爺能及時入宮將這事稟告給皇上,便是大功一件。

說不得,皇上和朝臣會因着我家王爺的這個功勞,對他另眼相待,你快點,大理寺的人已經追去了,晚了我怕被人捷足先登,搶了這功勞……」

奉太子命令,想趁亂刺殺容王的幾個死士,對視一眼,有一人悄然退出容王府,撒腿往皇宮跑去。

暗處的衛清晏和時煜相視一笑,執着手踏着輕功亦往城外而去。

城外,譽王妃和劉府的莊子都被官差控制住。

燈火亮如白晝。

藍姝引著驚蟄等人到了莊子后,王直和蕭之安現身,帶着驚蟄等人入了關押他們的地下。

將裏頭被關着的十幾人都救了出來。

沒有陣法的迷惑,暗衛們很快發現譽王妃的莊子和隔壁劉府的莊子,在地下是通著的。

這頭驚蟄等人控制了譽王妃莊子上的人,那頭劉府莊子上的人想要及時撤退時,早有暗衛堵在了出入口。

他們無法脫身,連回京報信都不能。

譽王妃和劉府的當家人劉桓被官差上門抓獲時,才知莊子上的事暴露了。

而察覺他們莊子有異的是當朝太子。

太后夜宿容王府被刺殺,太子孝順,命人去追查刺客,這才發現了莊子上的情況。

在太子自得立了大功時,一間燭光昏黃的房間里,一個帶着兜帽的男子,從牙縫裏擠出一句陰冷的話語,「太子敢壞我大事,本座定要食其肉,啖其血……」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重生歸來,我攜皇叔謀山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重生歸來,我攜皇叔謀山河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4章 態度蹊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