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扭曲的女人

第116章 扭曲的女人

「然後你竟真的抓了人來吃?」譽王一雙眼睛瞪得銅鈴大,滿臉驚駭。

「安靜。」王剛正瞥了他一眼,示意譽王妃繼續。

「我擁有傾城美貌又如何,我肌膚賽雪,身形回春似少女又如何,王爺他滿心只有修道成仙。

且他也老了,兩鬢有白,肌膚不復緊實,便是同床共枕我都能聞着他身上的老人味。」

譽王妃滿腹委屈,「他還企圖拉着我一同修道,我本出身不顯,費盡心思才嫁入皇家,還沒享上福,憑什麼就要做道姑?

老天憐我,讓我認識了劉桓,他比王爺年輕,比王爺更懂得憐惜我,我在他那裏才真正體會到了做女人的滋味。

那些人本就是要死的,死前讓他們也體驗體驗這人間極致的快樂,有何不好?」

她神情含羞帶嗔,言論卻是荒謬至極,別說其餘人,就是見慣了各種奇案的三位主審人都不由露出怒容。

王剛正用力一拍桌子,「放肆,他們是大魏百姓,豈是隨你們魚肉,斷生死的。

憑你二人,做不到謀害多人而不被發現,幫凶還有哪些。

憑你二人的財力,也無法打造那般奢華的地宮,錢財又是從何而來,統統如實招來。」

譽王妃似是被王剛正嚇到了一般,身子顫了一下,她猛烈喘著氣,傲人的胸前劇烈起伏着。

再抬頭時,泫然欲泣,「都說男人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劉桓灌醉了我,帶着回京述職的羅知府爬了我的床。

此後,每年他回京述職,都會在莊子上小住幾日,嘗得了好處,讓他幫忙抓幾個人,他有啥不樂意的……」

她言語嬌滴,似閑話家常般。

卻讓屋裏眾人頭皮發麻。

這樣一個看着嬌弱溫良的女子,卻視人命為草芥,做着牲畜不如的事情。

十幾年前她便開始食人,起初是一年兩人,做得隱晦。

漸漸地,她不甘寂寞,和劉桓勾搭一處,以形補形的法子也用在了劉桓身上,在底下置了一個罪惡窩,開始抓些少男少女用來取樂。

劉桓的妻子察覺他們的關係,譽王妃便設計將她也拉進了廝混的行列。

從三年前開始,不知何故,她和劉桓的身子衰敗的速度加快,需得七七四十九日就得治病一回,治一回便是兩條人命。

需要的人越來越多,抓人不是易事,他們便拖了林州知府下水,在林州境內開了幾間客棧。

或趁著客人熟睡,或直接在飯食里下藥,將人擄到那地下。

而莊子上的看守,也都是有派發任務的,完成了,有獎賞,可同那些被抓來的少男少女共度春宵。

若完不成任務,則會受毒發之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而置辦那地下所花費的錢財,就是十年前,被譽王世子捲走的家產。

譽王聽到這裏,怒意狂生,一把拽起譽王妃的衣襟,「家產不是我兒捲走的?那我兒在哪裏?你把他也吃了?」

他聲音顫抖得厲害,一雙眼睛死死盯着譽王妃,好似至今不敢相信,這女人真的會做出那些事。

「我沒有。」譽王妃目光盈盈,「他好歹叫我一聲母妃,我怎會吃了他。」

「你只是叫人殺了他,將他拋屍荒野,而後對外宣稱,他與戲子私奔,其實那戲子是你安排接近他的,對不對?」龔明誠的聲音響起。

衛清晏不便出現,便將時承澤的事告知了龔明誠,讓他替時承澤洗清冤屈。

譽王妃撫了撫散亂的鬢髮,她的手指被用了刑,指骨幾乎碎裂,滿手是血,卻極力想做出一個優雅的動作。

平淡道,「他不學無術,譽王府到他手上,遲早會敗落,我這都是為譽王府考慮。

他活着就會佔著世子之位,其實他這樣的人,活着也是虛度光陰,和死了有什麼區別。

我提前結束了他的性命,還能讓他早些投胎,有個新的人生……」

「毒婦,惡婦,本王要殺了你。」譽王突然暴起,一巴掌打在譽王妃臉上。

「那是本王的兒子,本王的長子,本王和媛兒唯一的孩子,他再不成器也是我的兒子,你怎敢殺他,還矇騙於我?」

媛兒是他原配髮妻的閨名。

「大人,救命。」譽王妃被打翻在地,抬頭向三位主審官求救。

三人頗有默契地轉開了頭。

這樣的人,人性已扭曲到極致,怎麼挨打都不過分。

龔明誠的聲音再度響起,「他並非生來無能,是你刻意捧殺,一步步引導着他成了紈絝。

你從嫁進譽王府時,就沒想過善待他,你故意讓譽王瞧見他不成器的一面,在父子兩人之間極盡挑撥,讓他們對彼此失望,可是?」

「是不是他說的這樣?」

譽王又是一拳砸在譽王妃臉上,滿眸赤紅,「我記得,我兒小時候還說要做個有用的讀書人,將來為他的皇伯父效力。

可沒兩年,他便逃學,還說什麼自己是皇族,生來就富貴,何須同寒門子弟般刻苦,原來竟是你教唆的?」

「那是他心志不堅,王爺怎會怪到我頭上?」譽王妃撇了撇嘴,眼睫微動,淚珠子含在眼眶,要掉不掉。

譽王看着這樣的她,竟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手腳一陣抽搐,軟軟地癱在地上。

從前,她每每露出這樣楚楚可憐的神情,他便覺得錯的是兒子,甚至他自己也是錯的。

他原不過是個莊稼漢,跟着先帝雞犬升天,做了皇親國戚,她出身比不得世家大族,但那也是真真的官員家的閨閣千金。

比他又小上那麼多,還願意跟着他,他心中感動又自卑,便儘可能對她好些。

她提出親自教養孩子時,他滿口應下,她雖是女子,卻長在京城,又識文斷字,總比自己強。

他沒才能,也沒什麼野心,突然不愁吃喝了,精神沒了寄託,便跟着人習字,無意中接觸到道家法學,覺得找到了慰藉,一下入了心。

府里的事和孩子便交給了她,她在他面前向來都做得好……

「啪,啪,啪……」譽王發瘋似的連着掌摑了自己十來下,才又重新走到譽王妃面前,「我兒死在哪裏?那巫醫又在哪裏?」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重生歸來,我攜皇叔謀山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重生歸來,我攜皇叔謀山河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6章 扭曲的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