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他在選妃?

第312章 他在選妃?

「陛下,這是戶部呈上來的畫像,開春之後,該大選了。」劉公公帶着幾個小公公,捧著一大堆畫軸走了進來。

「大選什麼?」封宴看了過去。

「選妃,立后。」劉公公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他的臉色,小聲說道。

後宮不可一日無後,現在空了三個月,前朝那些大臣們成天憂心忡忡,擔心皇家子嗣,所以趕緊挑了上百個美人,準備獻給封宴。

「選妃?」封宴擰眉,隨手拿起了一卷畫像抖開。

畫上的女子嬌俏可人,確有幾分顏色。

「陛下,這個好,嬌憨可人。」劉公公見他終於肯看女子的畫像了,眉開眼笑地豎起大拇指。

「好嗎?」封宴反問。

「很好。」劉公公用力點頭。趕緊封后立妃,充盈後宮,這樣他也不會每天盯着他們幾個追問顧傾顏,他這把老骨頭真的快扛不住了。

「好你個鬼。」封宴手一揮,把畫像遠遠丟了出去:「全都丟出去!」

劉公公的笑容僵在嘴角,無奈地揮了揮手。

「老奴讓戶部再選陛下喜歡的女子,陛下每天還是得有人侍奉才行呀。」

「有你這個老東西就行了。」封宴冷冷道。

「這有些事兒,老奴也伺候不了啊。」劉公公愁眉苦臉地說道。

血氣方剛的年紀,總要把精力給宣洩出去吧,皇家也得綿延子嗣吧?封宴只是封閉了情誼,難不成把男人的本事也一併給封閉了?

「你要是侍奉不好,那你也滾去天邊。」封宴罵完,心臟又開始劇痛。

這次比剛剛更加劇烈,那穿入心臟的麻繩上還帶了尖刺,每一次抽拽都像要硬生生從他的身體里撕扯下大團的血肉!

「嗯~」他悶哼一聲,痛苦地趴到了書案上。

「陛下,您怎麼了,陛下……」劉公公嚇了一跳,趕緊跑了過來。

封宴捂著心口,劇痛讓他的身體死死繃緊,整個人抖個不停。

他的心臟……

現在好像已經血肉模糊了。

那種硬生生要把心臟從身體里挖出去的感覺越來越明顯,越來越劇烈!

「快,快傳御醫。把祈大人叫回來,快點去。」封惜也急了,封宴清俊的臉都因為劇痛而扭曲了,他面色赤紅,額角、脖子上青筋暴起。

腦子裏似有萬重巨浪在狂涌,又似有無數帶着刀子的漩渦在瘋狂旋動,在劇痛中,他依稀看到了一張嬌美的面孔,她就站在春光下,朝着他微笑着。

「阿宴,我要走了。」

「你要好好的。」

「阿宴,阿宴……」

封宴五指狠狠地摳在心口上,痛苦地喚了一聲:「顏兒……」

劉公公和封惜對視一眼,慌忙上前抓住了封宴的手。他再用力摳下去,那五指能硬生生摳進血肉里去!

「陛下快鬆手,不能再抓了。」

「顏兒……你回來……」

封宴胳膊一振,將封惜和劉公公揮開,摁著心口跌跌撞撞地往門外走。

他看到了,顧傾顏躺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里,她穿着一身大紅的嫁衣,戴着鳳冠,身下全是血!比她的鳳冠血還要濃烈!

「陛下!」劉公公從地上爬起來,跌跌撞撞跑向了封宴。

封宴揮開劉公公,高大的身子踉蹌著踏下台階,突然間就往前一撲,嘔出一口鮮紅的血來。

「顏兒,她在雪山,」封宴撐起雙臂,咬緊了牙關,顫聲說道:「你們都騙我!」

劉公公眼睛猛地瞪大,不敢置信地看着封宴。

「陛下是不是病糊塗了,這怎麼可能呢?」

「我看到了……」封宴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扭頭看向了北邊。

北邊有雪山,經年累月,白雪皚皚,終年不化。

雪山有巨狼,每二十年才生一幼崽,幼狼長為狼王,統掌雪山。

從來沒有人從那片雪原活着走出來,進山者,必死。

「陛下還是得沖個喜才行,這每天心情鬱結,怎麼可能會好。這相思磨人哪,不比別的病輕快。」劉公公看着他,嘆著氣,輕輕搖了搖頭。

……

雪山腳下。

兩個小巧的身影背着魚簍,拿着釣竿,深一腳淺一腳地踩過深及小腿的雪,往雪原深處的一棟小木屋走去。

她們在這裏住了有一年了。

前面片小湖,鑿開了冰面就有魚兒,她們兩個每天都來釣魚,這是她們唯一的食物。

「瀾哥哥,我們回來了。」兩個小姑娘進了小木屋,把魚簍里的魚倒進木盆里。

魚兒在水盆里激起嘩啦啦的水聲,有一尾魚甚至跳出了水盆,在地上不停的撲騰。

兩個小姑娘沒去管魚,取下懸於火塘上的銅壺,倒了一小盆水,認認真真地洗乾淨手臉,換下沾了魚鱗的衣服,這才輕手輕腳地推開了裏屋的門。

裏屋的正中間地板上鋪着厚厚的毛皮褥子,顧傾顏蜷縮成一團卧在上面,她眼睛緊閉,手腳團得緊緊的,一動不動。

「姐姐。」三妹妹跪坐下去,手往她的額上摸了摸。

她額頭燙得嚇人。

心蠱種了已經有兩個月了,每三日發作一次,會痛到極致。每一次她都覺得自己要熬不下去了,都會在幻覺里看到封宴。

他坐在書案前看奏摺,看上去人比以前深沉了不少,不說話,也不笑。

顧傾顏就坐在一邊看書,看到有意思的地方,就會把書舉高了念給他聽。可是他聽不到,一直沉着臉看摺子……

「阿宴……」顧傾顏長睫顫了顫,眼睛慢慢睜開了。

「姐姐,是我。」三妹妹捧起她的手,輕輕貼在臉上。

「嗯。」顧傾顏又慢慢地合上了眼睛。

外面響起了輕輕的關門聲。

常之瀾採買回來了。

每天吃魚,兩個妹妹在長個兒,實在撐不住。他出了趟山,買了些米面油鹽回來,還捉了幾隻老母雞,每天下幾個雞蛋給顧傾顏補補。

「瀾哥哥,姐夫有找姐姐嗎?」三妹妹跑出去,搖了搖他的衣角,小聲說道:「姐姐一直在夢到姐夫,姐夫什麼時候才能來接姐姐。」

「他在選妃。」常之瀾苦笑,搖了搖頭。

「選妃?壞蛋!我姐姐快疼死了,他怎麼可以選妃娶老婆!那我姐姐也不嫁給他了,以後就嫁給你吧!」三妹妹氣得發抖,小拳頭握了又握,眼睛都紅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暖春入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暖春入帳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2章 他在選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