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詛咒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詛咒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詛咒

斑駁幽黑的廊橋上,李洛望着吃了他一記黑龍冥水旗依舊保持原樣的詭異老嫗,面色有點陰沉。

鹿鳴三人也是神色難看。

「那是異類嗎?」鹿鳴咬牙問道。

「並沒有異類的氣息,反而不像是真實存在。」李洛搖搖頭,道。

他沉默了數息,突然主動上前,一步步的走近老嫗,鹿鳴三人見狀,也是只能硬著頭皮跟上去。

「後生們,想要出去嗎?」那老嫗依舊是在笑呵呵的發問。

李洛盯着她,目光微閃,點點頭,回答道:「想。」

老嫗聞言,眼神似乎是波動了一下,滿是皺褶的臉龐上笑容彷彿都生動了起來,她顫悠悠的從袖中取出了四碗黑幽幽的茶水,放在了面前的橋墩上。

「四碗茶水,三碗蘊含詛咒,一碗是破陣水,一人一碗,就能出去啦。」老嫗笑呵呵的說道。

「誰會喝這些奇怪的東西!」鹿鳴怒道,她掌心有雷光噴薄而出,直接對着老嫗面目轟了過去。

雷光轟過,老嫗面龐猶如爛泥般的流淌下來,可數息后,又是迅速的恢復過來,笑眯眯的望着四人。

李洛皺眉,道:「看來是某種特殊的規則性幻境奇陣,如果不能以強力破之,那就只能按照幻境的規則行走。」

「難道真要喝啊?」孫大聖大叫道,滿臉都是抗拒。

「不理她,繼續往前走着看看?」景太虛建議道。

李洛點點頭,這也是一個試探的路子,於是四人不再理會那老嫗,而是繞過她,繼續往前而行。

只是這般行走約莫數分鐘后,他們的腳步就停了下來,同時面色難看的望着那出現在前方橋頭上的詭異老嫗,他們此前彷彿是在繞圈子一般。

老嫗笑眯眯的望着他們:「後生們,想要出去嗎?」

幽幽的聲音在橋頭回蕩,令人心生寒氣。

鹿鳴喪氣的道:「不行,根本走不出去。」

「狗東西,給爺死!」

孫大聖暴躁的掏出鐵棍,對着老嫗就是一通亂砸,可是這不過白費力氣,當他折騰的氣喘吁吁的時候,老嫗又是完好如初了。

景太虛沉默了一會,他盯着老嫗面前的四碗漆黑茶水,道:「實在不行,就按照幻境規則試試?」

「四碗裏面,三碗是詛咒,這概率太高了。」鹿鳴說道。

「但也沒有其他的辦法,我們總不能一直陷入在幻境中,我總感覺一直等待下去,恐怕會有更大的變故與兇險。」景太虛沉聲道。

李洛皺眉,這種幻境多半是來自那眾生魔王,面對着一名異類王的手段,他們自然不敢小覷。

如果他們任由這種情況持續下去,必定會有其他的更為可怕的危險出現。

不管如何,儘快脫離這道幻境才是當務之急。

「實在不行,就只能試試這一條路,既然規則已定,那麼就不太可能做出更改,到時候我們中了詛咒,出去尋找夥伴,還有機會救回來。」李洛緩緩道。

說着,他便是伸出手,直接要去取一碗。

但是鹿鳴卻是將他阻攔了下來,她盯着李洛,認真的道:「就算要喝,你也應該最後一個喝,你實力最強,如果有什麼變故,還能保我們,而且到時候我們受了詛咒,你還能想辦法幫我們恢復。」

李洛沉默。

孫大聖也是點點頭,笑道:「這話倒是有道理,李洛,如果你中了招,那咱們連靠山都沒了。」

景太虛沒有說什麼,而是直接伸手取過石碗,微微猶豫,終於是一咬牙,將其一口倒進嘴中。

茶水入體,景太虛很快就見到自己的手掌上有黑色的紋路如蟲子般的蔓延開來,同時以極快的速度擴散向全身。

「這碗有詛咒。」景太虛咬了咬牙,道。

孫大聖見狀,也是伸手端起一碗黑色茶水,一飲而盡。

然後很快,他裸露的皮膚上就佈滿了黑色紋路,看上去頗為的可怖。

顯然,這也是一碗詛咒茶水。

「媽的,還真是倒霉。」孫大聖罵罵咧咧的道。

鹿鳴見到兩人相繼中招,笑道:「那我只是二選一,說不定就喝到破陣水了,漂亮的女孩運氣不會差。」

話音落下,她也是伸出手,端起了一碗黑色茶水。

但在她要喝下去的時候,李洛突然攔住她,皺眉道:「風險有點大,要不再試試其他法子?」

景太虛,孫大聖接連中招,還是讓得李洛心頭湧上一股陰霾,這裏真是喝下四碗茶這麼簡單嗎?

鹿鳴盯着李洛,認真的道:「的確有風險,但既然陷入了其中,我們自然需要竭力尋找破陣之法,我們也知道喝下這奇怪的東西很危險,但沒辦法,我們需要以身試錯,進而給你爭取更多的機會。」

「李洛,你可是我們的希望哦。」

鹿鳴沖着李洛俏皮的一笑,然後不再猶豫,直接將手中的茶水一口喝下。

喝下后,鹿鳴也是有些緊張的打量著纖細白皙的雙手,似乎沒見到那扭曲的黑紋生長,頓時鬆了一口氣,喜道:「我這碗是破陣水?」

但旋即她就感覺到李洛三人的目光不對,他們正盯着自己的臉頰,當即其心頭就是一跳。

「怎麼啦?」鹿鳴忐忑的問道。

李洛沉默了一下,掌心有水相之力升起,化為一面水鏡,鹿鳴瞧著裏面倒映出來的人兒,那原本嬌俏漂亮的臉蛋上,竟是冒出了一條條黑色紋路,看上去很是嚇人。

顯然,她還是中了詛咒。

鹿鳴呆了一下,但卻並未驚嚇出聲,而是嘆著氣的揮手驅散了水鏡,道:「我們三人也算是試出了毒,這最後一碗,應該就是破陣水了吧?」

李洛伸手取過最後一碗,他盯着那漆黑的茶水,

景太虛眼神卻有些陰沉,道:「連着三碗都是詛咒,會不會太倒霉了一些?還是說,其實四碗都是詛咒?它的目的就是要讓我們喝下去?」

「狗東西這麼陰毒?」孫大聖暴跳如雷,掏出棍子就想砸人。

李洛眼露沉吟之色,雖說這最後一碗也蘊含着風險,但鹿鳴三人都已經親身為他試毒了,此時他也不可能退縮。

他端起茶水,慢慢的推向嘴邊。

他的眼瞳中,倒映着那詭異老嫗滿是皺褶的臉龐,而就當那茶水距離李洛嘴唇還有一點距離時,他突然停了下來。

他的心頭閃過一些靈光。

李洛盯着老嫗,緩緩道:「你先前說,一人一碗?」

老嫗慈祥的笑道:「一人一碗。」

李洛若有所思,停頓了好片刻后,方才道:「那你算不算呢?」

鹿鳴三人聞言頓時一愣,李洛這話是什麼意思?

李洛將那一碗黑色茶水緩緩的伸到了老嫗嘴旁,自言自語的道:「不管這碗是詛咒還是破陣水,如果讓你來喝,是不是就算是將風險降到了最低?」

「如果它是破陣水,你喝了,自然也能破了陣,而如果它是一碗詛咒,那麼,能不能滅了你?而滅了你,也算是破陣的方式吧?」

「所以,這最後一碗其實應該,給你喝?」

老嫗依舊是笑眯眯的模樣,並沒有躲避。

而鹿鳴三人則是明白過來,當即驚訝出聲:「這也行?」

誰都沒想到,眼前這老嫗,竟然也算是喝茶者之一?

「試試不就知道了。」李洛說道,然後他直接將茶水倒進了老嫗那黑黝黝的嘴中,而後者也完全沒有躲避,任由他施為。

茶水眨眼間被倒光,然後四人便是緊緊的盯着那老嫗。

老嫗笑容慈祥,只是這份慈祥持續了數息后,卻是在漸漸的變得猙獰,它的身軀竟是在此時開始出現了溶解。

短短片刻間,老嫗的身軀就溶解成了一灘粘稠的液體,最終化為黑煙消散,再不曾恢復。

「竟然真的滅了?!」鹿鳴三人見到這一幕,頓時驚呼道。

然後下一刻,他們就感覺到四周的空間開始扭曲,腳下幽黑斑駁的廊橋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條臨水的街道,旁邊的水道中,流淌著漆黑河水。

看這模樣,他們似乎不知何時已經進入到了黑澤水城之中。

「幻境破了?」三人眼中有驚喜之色浮現出來。

李洛也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道:「看來我這猜測是對的,那老嫗才是出陣的方式,四碗茶水只是幌子,我們真全部喝了,都未必能出陣,說不定還會陷入更深。」

「而老嫗存在詭異,以我們的力量似乎無法將其滅殺,唯有靠這茶水,才能將其除掉。」

「那咱們不是白喝了!」孫大聖哭喪著臉。

鹿鳴倒是不在意,道:「也不算是白喝吧,如果我們沒有試探出三碗詛咒,或許李洛也不會將念頭打到那老嫗身上去,畢竟誰也想不到,還能把茶給她喝。」

從他們三人的遭遇來看,那第四碗大概率是個陷阱,所以李洛在最終求到了一條正確的破解之法。

都是被逼出來的。

李洛有點自責,如果早點想到這一點,或許鹿鳴他們也不必以身嘗試。

「你們現在怎麼樣?感覺還」李洛問道。

話音還未完全的落下,李洛神情便是一僵,眼神變得陰沉下來。

因為他眼睜睜的看着,眼前的三人的眼神,在此時開始變得茫然起來,同時他們的身軀竟然在迅速的膨脹。

那是他們身體表面的皮膚在鼓脹,如同被吹氣了一般,皮膚不斷的鼓起,與血肉分離,最終形成了三盞圓滾滾的人皮燈籠。

他們的腦袋頂在燈籠的最頂部,眼瞳如同漆黑的漩渦,陷入到了深深的沉睡之中。

而後,他們所化的人皮燈籠,就在李洛的注視下,緩緩的升空而起。

萬相之王姜青娥境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詛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