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武士之屑,葦名之光

第279章 武士之屑,葦名之光

第279章武士之屑,葦名之光

小白看了一眼直播平台的現狀。

主機遊戲區的一些單機遊戲主播進度尚且快一些,有的進度快一些的已經打過了鬼刑部。

最快的,正在和蝴蝶夫人鏖戰。

也有的沒急着推進三年前平田宅邸這張地圖,先推現實時間線的天守閣這條線。

此刻已經快要見到弦一郎了。

在其他分區,只狼推進的進度就慢了許多。

有的卡在赤鬼,有的卡在白蛇那裏不知道怎麼過去,甚至有的卡在武士大將。

甚至還有的,卡在武士大將死活過不去。

這一天,許多直播間里都寫滿了一個「死」字。

這不進度都不怎麼樣么?

小白鬆了一口氣。

他都差點要以為,是自己的水平跟不上時代,要被淘汰了。

短暫的休息時間過去。

正要回去繼續鏖戰,猶豫了一下之後,還是去小妖的直播間看了一眼。

還是那個殺氣滿滿的風格。

就是殘血了,也完全不急着喝葯回血,對遊戲節奏有着自己獨到的理解。

【敵方來偷師學藝了!】

【這可是江湖大忌啊小白,沒想到你是這種人】

小白輕咳一聲,直接送了一個火箭出去,這才堵住了那邊粉絲的嘴。

然後仔細看去。

越看,小白越是感慨,忍不住說道:「我們兩還真是風格完全不同的兩個派系啊。」

「我是老式黑魂的打法,先通過試探和練習熟悉技能,對方一抬手就知道要出什麼招,然後穩中求勝。」

「小妖的風格進攻性拉滿,和BOSS拼到死為止,講究一個節奏和壓制。」

具體哪種好哪種壞?

還真的挺難說的。

此時,直播間里。

雖然場面上很激烈,刀光劍影,你來我往。

但終究是剛剛碰面的BOSS,許多技能完全不知道套路章法。

弦一郎跳在天上,然後狠狠的一個落地。

砰的一聲,小妖被這重擊打的只剩下了一絲血。

接着又是一個帶着危字的橫掃。

一個個大大的死字出現在屏幕上。

「哎呀!又判斷錯技能了,他這個有時候是突刺,有時候是橫掃,留給判斷的時間好短啊。」

小妖抱怨了一句,梳理了一下白色的髮絲,「咦?感謝一隻小白白送的火箭。小白哥,這是來認輸了嗎?」

小白面色一窘,打字道:「別得意,冠軍是我的。」

看到這條彈幕,小妖壞笑一聲道:「我覺得可以先不急着通關只狼,咱們先給小白哥來挑一挑到時候要穿的女裝吧!」

小白一臉悲憤。

士可殺不可辱!

我曾經也是攻略組的大佬好么!

你們怎能如此輕視我的遊戲技術?

不再亂逛,直接關閉直播間,打開遊戲。

繼續!

這次的首殺競賽讓平台也注意到了。

火速上線了一個名為【只狼首殺挑戰賽】的頁面。

報名的主播會有一定的流量扶持。

而其中成績最好,也是最受矚目的兩人,此時已經到了弦一郎這個BOSS的關鍵時刻了。

「我已經熟悉了屑一郎所有的出招!」

小白認真的看着屏幕,從直播間里,觀眾都能看得到他握緊手柄的力度不小。

白色的手柄上全都是汗,手指關節通紅,可以看到他內心的緊張。

「弦一郎跳了!貪一刀,然後格擋。」

「冷靜,看技能——突刺,識破!砍,砍,兩刀,然後格擋。」

不僅是小白在緊張,觀眾一樣緊張。

看主播受虐確實是樂趣,這沒錯。

但一個BOSS死活過不去,看着也很鬱悶的。

主播過BOSS的一瞬間,不僅是玩遊戲的人會有很強的成就感。

觀眾,也會被瞬間的驚喜沖昏。

此時,直播間里。

弦一郎血條上面的一顆紅點已經熄滅了,說明已經被主角狼捅了一次。

只要再捅第二次,就能過了!

此時的弦一郎已經只剩下三分之一的血量,由於血量減少,導致他的架勢條回復速度也變慢。

但鏖戰到此刻,小白也快要油盡燈枯。

可以在篝火.鬼佛處自動回滿的藥水葫蘆已經吃完了。

現在全靠小怪掉落有數量的藥丸撐著。

就在剛才,最後一個藥丸也吃完。

這是兩個小時以來進度最好的一次。

【卧槽,卧槽,不會要過吧】

【加油!小妖那邊目前進度還不如伱】

【總比分56:63,誰會拿下鯊魚平台弦一郎的首殺呢!】

各種視頻錄播組,各種直播切片組都已經屏氣凝神,準備記錄下這關鍵性的一幕。

小白更是滿頭大汗,手裏滑滑膩膩的,全是汗水。

「擋,擋,砍,砍卧槽!飛渡浮舟!!」

本來就不多的血量,由於判斷錯了技能,直接被這一連串劍技打的找不着北。

血量已經跌破了一半。

小白咬咬牙,在飛渡浮舟這一連串的劍技即將打完的時候。

「賭了!最後一招如果格擋下來的話必定有一個突刺!這是唯一機會!」

但在如此密集的攻擊範圍內想要精準的擋下這最後一下,風險同樣不小。

小白的架勢條也基本是滿的。

沒有完美格擋的話就會崩防,必死無疑。

但他還是毅然決然的沖了上去。

「你們可以質疑我的人品,但是不能質疑我的遊戲水準!」

小白怒喝一聲,在極短的間隙內,躲過了倒數第二刀,然後精準的完美格擋了弦一郎的飛渡浮舟的最後一刀。

「小硬直,然後突刺危,來吧屑一郎!這就是你們說的,林默的惡意嗎!不過如此!」

【ohhhhhh!燃起來了!】

【卧槽!牛逼,這下比小妖快了】

【吊吊吊!牛逼啊!過了過了!】

劇本,不出所料。

弦一郎飛渡浮舟的最後一刀被完美彈反,一個硬直過後,直接一個突刺襲了過來。

這一招,小白已經等候多時。

不可能失誤的是一個識破!

直接按下「閃避」鍵,這突刺來的一刀直接被狼踩在了腳下。

瞬間,弦一郎的胸口亮起一個紅點。

處決的標誌!

「去死吧!屑一郎!記住,首殺你的人叫小白!」

楔丸狠狠的扎進了弦一郎的胸膛。

【全體起立!】

【牛逼,平台首殺弦一郎!】

【等等,過場動畫?還有情況?】

此時天空已經陰沉了下來。

身受重傷的弦一郎用自己的武士刀撐在地上。

「厲害啊,神子的忍者。」

小白看着得意的一笑,虛空對話道:「那可不,會誇你就多誇點。你不是很牛逼么,來啊,有種你倒是起來啊,再來打啊!」

弦一郎緩緩抬起頭來,說道:「真遺憾啊.你可有該換主人的想法?」

狼冷冷的說道:「不要說笑了。」

「說笑?我豈是說笑。」弦一郎身上的鎧甲一塊塊剝落,掉在地上,「只要能守護葦名,無論是多麼違背常理的力量我都能駕馭」

小白的表情凝固住了,乾笑一聲道:「不是,大哥,弦哥,我剛才開玩笑的.」

彈幕也懵逼了。

【啊???????】

【我靠,不會吧,難道還得打一次?】

【我就說林默老賊怎麼可能這麼好心,有名有姓的角色死一個少一個,哪有那麼容易】

解除了鎧甲的弦一郎,除了一條褲子外上身赤裸。

劍尖閃爍著金色的雷光,身上尤其是兩條手臂也有許多黝黑的雷擊痕迹。

天守閣外,早已不是下着小雪的晴天。

陰雲密佈,宛如深夜,天空有驚雷劈下。

弦一郎佇立在天守閣之上,冷冷的說道:「現在,就讓你見識這巴之雷吧!」

小白無力的向後一癱。

「大哥,我開玩笑啊!這神子我不救了,誰愛救誰救!您老別動不動就脫衣服啊!」

動畫結束。

此時BOSS的名字已經發生了變化。

巴流葦名弦一郎。

一上來,毫不猶豫的就是一記突刺危。

小白見真的還得打掉弦一郎的一條命,咬緊后槽牙道:「來啊!我倒要看看你什麼巴流什麼九流弦一郎到底有多厲害!」

說着,一個突刺,狠狠的將弦一郎踩在腳下。

然後,就像發了瘋一樣開始攻擊。

「來啊!來啊!就這?就這?你的巴流呢?讓我看看啊!」

似乎是聽到了小白說的話。

弦一郎直接跳了起來,一道雷光襲來劈在了他的刀上。

璀璨的雷光帶着萬鈞之勢照亮了天守閣,狂暴的力量似要撕毀一切。

大大的危字出現在屏幕上。

一聲雷鳴之後。

一個鮮紅色的「死」再次出現。

小白沉默了,死死盯着屏幕,一動不動,就像雕塑一般。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媽的誰能想到還有三階段啊】

【差點就讓這廝打贏了,還好我弦一郎棋高一著】

【主播怎麼不笑啊,是天生不愛笑嗎?】

雖然這一次小白沒能拿下弦一郎,但觀眾非常慷慨。

一個又一個的禮物就像不要錢一樣飄出來。

小白就像被十幾個體育生蹂躪了五個小時一般,一副垂頭喪氣,有氣無力的樣子。

許久之後,憤怒的把手柄丟在桌子上。

「林默沃日你大爺啊!有毛病吧!第三階段就第三階段,你還藏一下!」

「你是不是覺得看着我們玩家希望過後的絕望很有意思啊?」

「你是魔鬼嗎!不是,你都是華國第二大遊戲公司,世界前五的遊戲公司老闆了,還整這惡趣味啊!」

一連噴了五分鐘。

【就是!林默就是個@¥%,做的什麼%@#%遊戲】

【罵得好!淘氣貓就該罵】

小白長出一口氣,悠悠的說道:「罵爽了,舒服了。房管,把罵只狼和淘氣貓遊戲的黑子全封了。」

【??????】

【過河拆橋?!】

小白操控著只狼從鬼佛處再次走上天守閣,繼續和弦一郎的鏖戰。

「開什麼玩笑,我可是洛斯里克的不死人,新大陸的蒼藍星,都市裏的心之怪盜團,守護世界的守望先鋒。」

「我罵,那叫打是親罵是愛。你們一幫小黑子,封你們有什麼話說?」

小白撇撇嘴,心想還真是單純的小黑子啊。

雖然風格天差地別,那可是林默親手做出來的遊戲,不管別人怎麼說,老子就覺得它是魂系遊戲!

喜歡還來不及呢,怎麼會往死了黑?

雖然意外不斷,驚喜不斷,但這種靠着變強的技術,變強的自己戰勝強敵的感覺。

實在太爽了。

而且,闊別已久了。

「我話放在這裏。」小白和弦一郎再次交手,「這就是魂系遊戲,這就是神作,不可置疑。你可以不喜歡魂系遊戲,但如果你說遊戲本身垃圾,我建議去看看腦子。」

說着,繼續投入到緊張刺激的戰鬥之中。

兩人的競賽如火如荼,之後的幾天,兩人幾乎將所有的時間都放在了遊戲之中。

第一天開荒魂系遊戲是十分上癮的事情。

因為沒有攻略,一切難題都需要自己去解決。

在天守閣,直面巴之雷的微光,見證這武士之屑葦名之光的最後努力。

在仙峰寺,見到了不死帶來的詛咒,噁心的蟲附體,悲慘的米娘和不死斬拜淚。

在水生村,葦名之底的人間地獄,水生之凜的愛而不得,幻影破戒僧的極致進攻。

在崩落峽谷,神秘龐大的白蛇,受到不死詛咒的白猿癲狂至極。

重回天守閣,面對弱突刺的義父,巨型忍者梟,親身體驗什麼叫做忍者的戰鬥方式。

在源之宮,守護大門的破戒僧,醜陋的永生貴族,和不死源頭櫻龍,得見一場雖然不難,但演出效果十分精彩的戰鬥。

到了這裏,已經來到了只狼發售的第二天深夜。

「看樣子真的快要通關了。」

小白揉了揉發酸的眼睛,這段時間他和小妖幾乎都每睡過覺。

看着面前的龐然巨物的怨鬼,雙手合十擺出了一個坐佛的姿勢,然後消散在空中。

只留下最後一句話。

「只狼,謝謝你.」

小白的心思有些複雜。

「忍受了這麼多年的修羅之火,最終還是為了葦名抵抗幕府而爆發了出來么?佛雕師應該也很感謝我讓他解脫吧。」

「狼的老師蝴蝶夫人死了,義父梟死了,現在佛雕師也死了。」

「我忽然理解弦一郎了,想要拯救葦名,確實沒辦法靠普通的辦法。他不是天才,沒有葦名一心一人一刀震懾幕府幾十年的頂級戰鬥力。」

「他只是個不想讓自己國家滅亡,為此願意付出一切的普通人啊。」

感慨了一句,收起武器。

從鬼佛傳送到那一片一切開始的蘆葦地。

幾十年前,葦名一心在這裏斬了幕府大將田村,贏下盜國之戰,劍聖之名響徹天地。

幾十年後,一位為了主人的不死忍者,在這裏遇到了另一位為了葦名國的武士。

在蘆葦地,時隔一天,兩人再次相遇。

兩人各自手持一柄不死斬。

拜淚和開門。

小白這三天的時間幾乎沒有怎麼睡過,但他一點都不困。

葦名國這漫長的一天,終於快要走到結尾。

這幾天連一個單身小護士都沒遇到過.淚奔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實錘開掛反被封,反手整頓遊戲業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實錘開掛反被封,反手整頓遊戲業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9章 武士之屑,葦名之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