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第180章 魔法披風

180.第180章 魔法披風

第180章魔法披風

林耀東帶着葉冰裳在山中修鍊。

如今的葉冰裳逐漸覺醒,知道家族和他人都靠不住,想要的東西,只能憑藉自己的實力獲取。

因此修鍊起來格外用心賣力,就如同在沙漠裏發現凈水的步行者,瘋狂地吸取水源里的能量。

在自身努力和葯膳、葯浴配合之下,葉冰裳的體質正在改善。

相比之下,林耀東的日子就悠閑了,指點了一下葉冰裳,就戴着頭盔釣魚。

收穫還行,沒一會兒功夫,就釣到了幾條三五斤的大魚。

釣魚期間,林耀東手上的空間戒指,散溢出數十道常人無法看到的黑色無形物質,分別來自風雲、生化、雪中、木乃伊和吞噬世界。

因為有了邪骨,加上身上帶着個諸多微型兩界門,時刻保持與其他世界的聯繫,其他世界的各種惡念在林耀東允許的情況下,通過兩界門,源源不斷地為林耀東提供能量。

讓林耀東躺着都能升級。

再次釣起一條魚后,林耀東看天色快到中午,收桿提着魚簍回到別墅。

此時,葉冰裳和嘉卉在廚房手忙腳亂地搗鼓着什麼,時不時發出驚呼,還有黑煙冒出。

「小姐,胡了!」

「燒起來了!」

「快滅火,咳咳……」

「嘟嘟~」

「啟動滅火裝置。」

智能管家發現火情,當即開啟滅火裝置,熄滅火焰的同時,把葉冰裳和嘉卉淋成了落湯雞。

林耀東看到兩人狼狽的模樣,只是淡淡道:「去洗個熱水澡,換身衣服,廚房的事不用你們操心。」

「對不起,我們只是想做頓飯報答公子,沒想到會弄成這樣。」

葉冰裳面露愧疚,同時在心裏自己pua自己。

【公子把我救出來,傳我武功,恩重如山,可是我連一點小事都做不好,我真沒用!】

「沒事,你們只是還不太懂這些設備的用法,快去洗乾淨,換身衣服,別着涼了。」

別墅里安裝了氣溫調節器,時刻保持着讓人舒爽的21°,房間也多,卧室都帶有洗浴間,倒是用不着等待。

葉冰裳和嘉卉離開,林耀東讓家政機械人清理廚房,然後把魚和一些食材,交給智能機械人烹飪。

這些機械人莫得感情,飯菜倒是做得不錯,精通古今中外各大菜系,執行力一絲不苟,雖然做出來的菜缺少靈魂,但還算美味。

畢竟做飯只要刀工、火候、調料順序、比例這四個方面做好了,味道就不可能差。

加上林耀東的食材調料都不錯,很快,撲鼻的香味就遠遠的飄了出來。

「好香,好香啊!」

換洗之後的葉冰裳和嘉卉下樓,機械人打開鍋蓋,熱氣升騰,整個屋子都瀰漫着鮮肉包子的香味。

不得不說,這些機械人的廚藝都不弱於頂級大廚。

上等精麵粉和肥瘦相間的五花肉,結合無公害純天然新鮮蔬菜做出來的肉包子,讓人聞着就食慾大增。

這些包子外形精美,看上去幾乎一模一樣,被端上餐桌后,個個冒着白煙,香氣撲鼻。

別看葉冰裳是葉家大小姐,但平時葉府的伙食,味道也就那樣,最多就是食材好一點,和智能機械人做出的食物根本不能比。

除了包子,還有八菜一湯,擺了大半桌。

林耀東和葉冰裳坐下后,嘉卉拘謹地站在葉冰裳身後。

「嘉卉,坐下一起吃。」

「啊?」

聽到林耀東的話,嘉卉有些不敢置信,趕忙搖頭:「公子和小姐用餐,嘉卉只是個丫鬟,豈能跟主子同桌。」

林耀東知道古代的一些習慣,不以為然道:「葉家什麼規矩我不清楚,在我這裏,我的規矩就是規矩,讓你坐下就坐下,喜歡吃什麼就夾什麼,不必拘謹。」

「可是……」

嘉卉還想說什麼。

林耀東嚇唬道:「伱要是不聽話,我就把你賣了。」

「我聽話,公子不要賣我。」

嘉卉嚇得趕忙坐下,心裏忐忑不安。

「別怕,一起吃。」

「嘗嘗這魚,我今天釣的。」

林耀東笑了笑,顯得溫和平易近人,給葉冰裳和嘉卉夾了塊魚肉,接着邊吃邊聊。

葉冰裳因為修鍊,胃口比較好,飯量比往日大些,嘉卉還是有些放不開,林耀東也沒有多說什麼,有些事不是一會半會可以改變。

林耀東的飯量很大,如果敞開吃,這一桌都不夠他塞牙縫。

好在他早就用不着從食物中攝取能量為生,吃飯只是為了滿足一下口腹之慾。

飯後,葉冰裳在林耀東的安排下,開始修鍊。

洗碗的工作則交給了嘉卉。

這點事,倒是難不倒嘉卉,她也樂意做事。

其實有家政機械人,有專門的洗碗機,用不着嘉卉,之所以讓她洗碗,是給她找點事做,免得嘉卉覺得自己沒存在感,胡思亂想。

等葉冰裳結束兩個時辰間斷性的修鍊后,林耀東上前說道:「嘉卉已經把你葯浴的事宜準備好了,現在去沐浴,可以充分吸收藥效,緩解疲憊。」

「好。」

因為超負荷修鍊,汗流浹背,渾身酸麻癢痛的葉冰裳咬牙點頭,準備上樓。

看葉冰裳步履蹣跚的樣子,林耀東上前抱起葉冰裳,把她送到房間。

【這就是被人關心的感覺,真好!】

感受着林耀東的體溫,葉冰裳靠在其身上,就像是漂泊的船隻找到了港灣,只希望回去的路遠一點才好。

而在別墅之外,一些身影浮現。

「就是此處?」

「不錯。」

「這裏什麼時候多出了一座怪樓,肯定是妖術幻化。」

「可是羅盤並無反應,附近沒有妖氣。」

「靠近觀察一下。」

「這裏有牌子,內有凶獸,閑人禁止入內?」

「別管它,上。」

一行人繼續前行,很快引發了別墅的預警,開啟精神干擾,製造幻象驅除外人。

「是幻術!」

「果然有問題。」

「意守天心,自然回光;賢哲啟之,愚迷閉之。」

這些人有些手段,只是簡單的精神干擾,並不能亂其心神。

然而他們並不知道,精神干擾只是警示作用,繼續前進,則會觸發真正的殺陣。

可惜良言難勸該死的鬼,有些人一身逆骨,你越不讓他做的事,他越要做。

然後,這些人闖過外圍的幻陣。

頓時就受到了懸浮激光炮的轟擊,大部分人當場就被打穿身體,橫死當場。

只有少數兩人靠着護身法器,逃過一劫。

然而不等他們跑遠,就見地面開啟一條巨大通道,隨即一團巨大的火焰從中竄出,正是許久不曾出鏡的火麒麟。

如今的火麒麟,吃了不少吞噬星空的怪獸肉,加上一些木伢晶,和火系寶物,實力突飛猛進,提升到了恆星級三階。

身高增長到十二米,頭頂崢嶸,凶威滔天。

一個照面,地上就多出兩具焦屍。

烈焰吞吐,周圍的屍體就變成了灰燼,火麒麟後腿蹬了幾下,一陣狗刨,把這些人的骨灰掩埋。

做完這些事,火麒麟身上的火焰熄滅,體型也開始縮小,變成土狗大小,屁顛屁顛的跑回別墅。

坐在沙發上看書的林耀東,已經知道了前因後果,並沒當回事。

來人是葉嘯找來的,其中有一些修仙者,但這些修仙者,實力平平,連戰神級都比不上,也不知道哪裏來的膽子,敢無視警告闖入。

只能說無知者無畏。

神念來到葉府。

此時葉家剛剛吃完晚飯。

葉嘯心事重重,等待着消息。

葉夕霧則跑到廚房找澹臺燼,對於葉家的遭遇,只是口頭關心了一下,她主要的任務,還是消滅邪骨和魔神。

來到廚房,就看到一群僕人刁難澹臺燼,大冬天的讓他洗碗不算,還故意在水裏加了冰塊。

倒不是這些僕人變態,主要是曾經葉夕霧下令,要好好折磨澹臺燼,最好往死里整。

這些僕人自然不敢違背葉夕霧的命令,所以即便同情澹臺燼,也不敢給予任何幫助,否則會死得很慘。

看到葉夕霧到來。

僕人紛紛行禮。

「二小姐,您怎麼來了?」

為首的僕人馬六邀功道:「那個,那個澹臺燼……」

「澹臺燼做錯了什麼,讓你們催他去死?」

葉夕霧一句話,把這些僕人都干懵逼了。

不是你讓我們把人往死里整的嗎?

馬六覺得葉夕霧在說反話,恭維的笑道:「二小姐,我剛才讓姑爺刷碗來着,那桶里都是哥幾個撈出來的冰疙瘩。」

「對了,我還順手潑了姑爺一身水,就算凍不死他,讓它他多洗會兒,保管他的手指頭都能凍掉了。」

「而且今天我們也沒給他吃飯,只給他留了一桶泔水。」

葉夕霧聞言,覺得這些人當真可惡,頓時心生厭惡:「你們平日裏,就是這麼欺負人的嗎?」

「……」

僕人們懵逼,笑容僵在臉上。

想不通這二小姐又是鬧哪樣?

讓我們欺負澹臺燼的是你,現在又來指責我們欺負人。

這不是欺負老實人嗎?

葉夕霧卻沒有想過是前身的問題,而是用高高在上的態度,把錯誤都推給別人,站在道德的制高點指責道:「人本無貴賤之分,可有人甘願自輕自賤,一輩子當個奴才,還非要踩別人頭上,找那一點樂子。」

「看到別人過得困苦,就這麼讓你快活嗎?」

馬六徹底傻了。

要不要聽聽你說的是不是人話?

人本無貴賤之分。

你說得倒是輕鬆,你生來就是葉家嫡女,衣食無憂,即便飛揚跋扈,殺人放火,鬧得盛京百姓談之色變,都不會受到一點責罰。

我生來就是最底層的百姓。

一天兩餐都難以保障,我要是生長將軍府,會自輕自賤給你當奴才?

你腦子沒毛病吧?

是我喜歡犯賤給人當奴才嗎?

是生活所迫,活不下去,只能出賣尊嚴和力氣,才能有口飽飯吃。

而且老子聽你的話,才去刁難的澹臺燼好不好!

否則一天活兒那麼累,我吃飽了招惹他做什麼?

可惜馬六隻敢在心裏吐槽,根本不敢頂嘴。

二小姐葉夕霧是出了命的癲婆,連大小姐都敢明目張膽的往死里整,他們這些沒有地位的僕人,要是頂嘴,天知道會受到什麼殘酷的刑法?

「二小姐……」

馬六不知道葉夕霧抽哪門子的瘋,暗道女人心海底針,實在捉摸不透,正想說幾句軟話。

林耀東的神念附着在馬六身上,原本彷徨恭順的馬六氣質頓時變得犀利起來。

「二小姐,你哈利波特的斗篷——魔法披風(莫發批瘋)。」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複製諸天從天龍開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複製諸天從天龍開始
上一章下一章

180.第180章 魔法披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