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禁區之主

第509章 禁區之主

第509章禁區之主

不知過了多久,水晶頭骨的眼洞中的火焰隱約間明亮了幾分,感嘆道:「好奇妙的經文,好像與如今的修鍊體系完全不同,只是針對於靈識與執念而成。」

「不過,道友的這份經文雖然別有幾分玄妙,但對於如今的我們恐怕沒有太大的作用。」

聽到水晶頭骨的話,姜堯也沒有露出什麼異色。

區區一份經文,若是能幫助只剩下執念的仙王重新歸來,那這份經文的層次也不會這麼低了。

但沒關係,經文是死的,人是活的。

姜堯也只是以這份經文為基礎,需要慢慢的推衍填充,不斷的試驗完善,而眼前這三位仙王執念便是上好的小白鼠。

他笑着道:「這只是最基礎的經文,我還會不斷改進,未來未必不能幫助你們重新歸來。」

說着,姜堯話音一轉道:「而且終極一戰的大清算即將來臨,你們真的甘心呆在這裏,等待着最終的覆滅嗎?」

『這』

水晶頭骨陷入了沉默,他們若是甘心,怎會還留下執念!

好半晌之後,水晶頭骨開口道:「好吧,我們就暫時跟着道友吧,反正只剩下一縷執念罷了!」

而在殿宇周圍的山川之間則是無盡的符文隱現,蘊含着讓人震顫的氣機,顯然有着絕世殺陣存在。

沒錯,眼前的這道風神俊朗的身影其實是一縷執念所化。

姜堯的身影就漫步在這片處處蘊含殺機的大陣之間,閑庭信步之間卻彷彿身處於另一方天地,周圍的絕世殺陣安靜無比,似乎根本沒有察覺到他的存在。

「如此就多謝道友了!」

禁區之主,無數紀元之前的仙王強者,只是邁過堤壩之後,在界海之中受到了重創,幾乎隕落,只剩下一縷執念強行回到了此方世界。

這幾間茅草屋簡陋無比,建立在山間的平坦之地,卻帶着一種大道至簡的感覺,比遠處的恢弘宮殿還要超然幾分。

他早在無數紀元前就已經隕落,在此地的只是承載着對方執念的一個頭骨罷了。

看到水晶頭骨同意,姜堯的眼中露出一絲笑意。

沒在意周圍的長生靈藥以及那些恢弘的宮殿,姜堯的身影直接停在了一個晶瑩的小湖之前,眼眸幽深的看着湖對岸的幾座茅草屋。

對方僅僅是坐在那裏,便彷彿是這片如桃源一般的仙境的中心,整個仙境彷彿都因為他而存在。

姜堯沉聲道:「未來我有機會,一定會幫助三位道友重回巔峰的!」

而姜堯的目光則放到了茅草屋之前的一位身穿白衣,丰神俊朗,氣質溫和的男子身上。

見狀,姜堯伸手一揮,將其收起,直接離開了這方小世界。

看到這道身影的瞬間,對方的信息便已經浮現在姜堯的心中。

「放心。」

水晶頭骨閃爍了一下,也不知道信沒信。

遠處的山峰之上有着一座又一座古老的殿宇,恢弘雄壯,散發着恐怖的氣息,彷彿能鎮壓天地。

隨後,整個祭壇開始縮小。

雖然能強行拿下他們,但他們若是自願配合自己試驗,也會省事很多。

這是一片如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草木繁盛,靈氣旺盛,靈藥遍地,甚至有着長生藥存在。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水晶頭骨能察覺到眼前這位神秘道友的強大,能輕易的磨滅如今只剩執念的自己,還不如順水推舟答應下來。

念動間,姜堯的雙眸之中亮起了淡淡的金光。

霎那間,他眼前的景色完全變了。

靈藥不見、宮殿不在、甚至是茅草屋也不見,此地變得一片荒涼。

只剩下不遠處的一顆潔白如雪的頭骨,凄涼的待在此地,上面還有許多的破損之處。

這片仙境所有的一切事物,都是因為這顆頭骨中的一縷執念的思想而存在的。

彷彿印證了一句古語:我思故我在!

「道友還請過來一敘!」

這時,溫和的聲音響起,姜堯的眼前再次出現了那位風神俊朗的白衣男子。

他就在原本雪白頭骨所在的地方,看起來不足三十歲,氣質儒雅,臉上帶着溫和的笑意。

看着身前彷彿包含着一方宇宙,散發着浩瀚氣息的晶瑩小湖,姜堯的神色沒什麼變化,腳下一動,直接越過這個星海閃耀的神秘小湖,出現在白衣男子,也就是禁區之主的面前。

「咦!」

感受到姜堯身上那種虛幻莫名,彷彿處於莫名高處的奇異特徵,禁區之主的眼中露出一絲異色。

『空間神通,好像又不止於此,好玄妙的神通!』

心中念頭轉動,禁區之主面上帶着一絲溫和的笑意道:「沒想到我久不履塵世,這天地間竟然出現在道友這樣的強者,竟然可以無視宇宙湖,真是讓人讚歎!」

「道友過譽了。」

姜堯隨口道:「不過是一點微末神通,讓道友見笑了。」

「坐!」

禁區之主笑了笑,也沒有多說什麼,轉頭對旁邊的童子道:「童子上茶!」

他的身後站着一男一女兩位童子,都散發着不朽仙氣,竟然是兩位真仙。

不過,在姜堯的眼中,這兩人也已經隕落了無盡歲月,只剩下頭骨。

此時不過是因為禁區之主的念頭,而重現於世罷了。

道童上茶,芬芳撲鼻,其中甚至有着真凰之影飛動,一看就是絕世仙品。

「山野粗茶,經我親手栽種,道友莫要見笑!」

「哪裏!」

姜堯也沒客氣,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淺淺品嘗了一下,霎時間心神一清。

雖然這種感覺轉瞬即逝,還是讓姜堯不由的回味幾分,開口道:「好茶!」

也就是他如今的修為已經接近傳說層次,只能作為口腹之慾,換做是一般修士,飲下這杯茶的瞬間,恐怕便能直接陷入悟道的狀態。

一位仙王級的強者親手種的茶,豈是等閑,恐怕對一般的真仙來說都是大造化。

「呵呵,道友滿意就好。」

禁區之主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道:「不知道友來我這裏所為何事?」

聽到禁區之主的話,姜堯也放下手中的茶杯,輕聲道:「實不相瞞,姜某來此,是想要邀請道友加入天庭的。」

「天庭?」

禁區之主的眼中露出一絲異色,隨後感慨道:「原來道友便是那位種下世界樹,修補九天十地,建立天庭的天帝,真是見面更勝聞名啊!」

顯然,即便一直在這禁區之中沉睡,禁區之主也察覺到了九天十地的變化。

只是他一向不理會塵世之事,也就一直沒太過於關注這些。

但話語未落,禁區之主接着道:「讓道友失望了,我如今不過是一縷執念,或許過不了多久便會坐化,不願意再管塵世之事。」

說着自己不久便要坐化,但禁區之主的語氣卻很平和,氣質也是超凡脫俗,如同俯瞰百鳥的高貴鳳凰,立於塵世之上。

「道友先不要着急拒絕!」

輕笑了一下,姜堯的眼中露出莫名之色,直接轉換話題道:「若是姜某所料不差,道友這一身傷勢,恐怕都是在堤壩的那一邊留下的吧?你可知道界海盡頭的秘密?」

姜堯很清楚,無盡歲月前,對方滿懷信心的越過堤壩,妄想探究界海的秘密,讓自己修為更進一步,最終卻只剩下執念拖着殘軀而回,界海的秘密便是對方的執念所在。

「道友知道界海的秘密?」

果然,姜堯的話音未落,禁區之主的瞳孔微微一縮,直接開口,連身形都有些不穩。

「界海啊」

姜堯也沒有隱瞞,將界海盡頭黑暗准仙帝與終極古地的事情大致講了一下。

聽完之後,禁區之主久久無法回神。

好半晌之後,他才苦笑着道:「傳聞中堤壩的那一邊有着更進一步的機緣,無數道友前赴後繼的前往,沒想到最終的真相竟然是這樣!真是天意弄人啊,哎.」

說着,他嘆了口氣,似乎想到了自己的下場。

隨後,禁區之主看向姜堯,語氣之中帶着一絲感慨道:「道友竟然對界海盡頭的秘密了解的如此清楚,看來來歷超乎我的想像。」

姜堯沒有接話,而是笑着道:「道友雖然只剩下一縷執念,但未必沒有重新恢復巔峰的一天,何必如此的悲觀呢!」

「我」

禁區之主搖了搖頭道:「其實我已經算是死去了,只是心有不甘罷了,想要恢復談何容易啊!」

「未必.」

姜堯伸手一指,一道由無數玄奧文字組成的神光出現在禁區之主的身前。

看着禁區之主疑惑的眼神,姜堯開口道:「這是我曾經修行的一門經文,或許對於道友這樣只余執念的存在有些作用,道友不妨參悟一下。」

多一個禁區之主,就多一個試驗對象,更能推衍出不滅靈識的奧秘,提前探究仙帝一念歸來的奧秘,姜堯自然沒有放過的道理。

見狀,禁區之主也沒有拒絕,直接將神光吸收。

霎時間,禁區之主的身上亮起了無盡的仙光,氣息好似也在發生著微妙的變化。

但僅僅片刻之後,他身上的氣息便恢復正常,低聲道:「好奇怪的經文,似乎是專門針對靈識與執念,雖然層次不高,但卻別具生面,在靈識之道上走出了一條左道。」

「如今還不完善。」

姜堯接過話道:「所以需要道友一起幫忙完善這門經文,道友覺得如何?可願加入天庭,共同參悟完善這門秘法,或許未來真的有恢復全盛,再次追求大道的機會!」

「這」

思索了片刻之後,禁區之主點了點頭道:「既然道友都這樣說了,那麼我就在這縷執念消散之前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他本就是一縷執念罷了,在哪待着不是待着。

如今不僅了解到了界海盡頭的秘密,解開了自己心中最大的疑惑,而且還見識到了如此別具一格的經文,心中也生出幾分好奇,想着若是能參悟幾分,或許還真的有可能以一縷執念重聚自身元神,恢復巔峰,再求大道!

「歡迎道友!」

聽到禁區之主的話,姜堯的眼中露出一絲笑意。

這些仙王執念不僅能作為試驗的對象,他們無數載的修鍊感悟也是一個大寶藏,可以為姜堯提供許多經驗,或許真能以喚魔的經文探尋到幾分仙帝那種只要思念便可回歸的逆天能力。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諸天,從一世之尊開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諸天,從一世之尊開始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9章 禁區之主

%